冉靖个人文集
报告文学:胡家寨来了脱贫攻坚干部
冉靖专业号 | 2020-7-28

胡家寨其实没有一个姓胡的,村里董、谢、陈、张四个姓,村口有几颗数百年古树足有三人合抱大,树下有一口古井,泉水不断涌出,是全村300余人的饮水源,树上的喜鹊在不停的嬉闹,上下翻飞。村民们有空就会来树下休憩,摆谈家长里短,最近谈论最多的是脱贫攻坚干部何平,因为她是群众眼中的乖乖女,女汉子……。

胡家寨位于贵州省凤冈县天桥镇河闪渡村,地处乌江边上,东与思南接壤,南与石阡县、余庆县接壤,海拔落差较大,最高处800米,最低处200米,山地陡峭,道路坡陡弯急,土地贫瘠,说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说的可能就是这个地方。村里的年轻人唯一选择就是外出务工,干传统种植、养殖的都是老年人和负责照顾老年人极少数中年人,这里居住着很多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何平是凤冈县林业局派驻胡家寨的一名包组干部,林业工程师,三十出头,中等身材,留着短发,一副素颜打扮,显得十分干练,挎着“为人民服务”标志的书包,一副中学生的模样。她的工作是对胡家寨组十四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和五十户一般农户核实收入算账,核实户口信息,房屋是否安全,饮水是否安全,贫困户是否有返贫风险,一般农户是否识别不精准,是否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等等,简而言之就是“两不愁、三保障”即住房安全有保障、义务教育有保障、医疗有保障。何平书包里装着胡家寨的脱贫攻坚作战图,还有一个厚厚笔记本。她每天不分刮风下雨,逐户走访,逐户排查,每天汇总上报情况,逐步解决问题。

因为何平的父母都80岁高龄,于是何平在村里对老年人的称谓就是“大叔”、年轻人的称谓就是哥哥……,大家都喜欢这个称呼,听起来非常亲切。

                   乖乖女

2017年10月8日,走访董必辉户,留守老人,现年74岁,一个人居住,听说他脾气古怪,不好打交道,好多帮扶干都吃了“闭门羹”。

刚走到门口何平倒吸了一口冷气,四立三间的瓦屋房顶开了一个两米大小的天窗,雨水直接洒在堂屋中央,房间四壁透风,厨房的砖墙裂开了一条口子,猪牛圈舍的几棵柱子歪歪斜斜的,院坝杂草丛生。何平心里泛起嘀咕,这户是错评还是漏评?天桥镇脱贫攻坚指挥部要求遵循“四个精准”即“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施策、精准脱贫”,不容多想,还是进去问过究竟。

董大叔:我是何平,你们的包组干部。说话间看见一只鸡在灶台上觅食无所畏惧。

坐在灶堂前的董必辉一看是个女同志在叫他,便起身抖了抖旱烟袋,从屋里取来凳子。“我又不是贫困户,来我家干什么?”

何平: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了解你家的具体情况,看你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

董必辉递过来一杯黑糊糊的茶水,何平闭上眼睛一口气咽了下去,这个动作被董必辉看在眼里,暗暗的觉得这个女同志有点特别,不由得佩服几分。

董大叔:你家几口人?

“我家户口本上两口人,两个光棍,在外面打工那个人十年没有回过家,今年都四十岁,还没有成家”,说完眼里眼角挂满泪珠,何平觉得这个老头回答问题很特别,就不再多问。

董必辉突然发问:你们吃午饭了吗?

何平回答:大叔,你不用管,我们自己有安排。

董必辉:我给你们做午饭吧,我的卫生差,你们看不惯。

何平打量了一下四周,就在这里吃午饭也可以,心想只有我自己“操刀”,否则这午饭即使做出来,也吃不下去。于是,卷起袖子洗锅,,淘米,刷碗,扫地、洗菜。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拉家常。董必辉负责烧火,仿佛灶台边上站着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心里很是感动。只是默默的抽他的旱烟。

三天后,再次走访,何平掏出收入算账本开始算起账来,牛两头20000元,猪一头1100元,稻谷800斤1000元,玉米800斤1000元,生态林补贴180元,在外务工收入计0元,共计收入23180元。董必辉突然醒悟了一样,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董大叔:你知道国家识别贫困户的标准吗

“不知道”。

国家标准是每年人均收入不足2300元,你的收入人均已达11000元。

董必辉一下子从凳子上弹起来,几乎惊叫道“国家标准这么低啊”。

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那我还真的不是贫困户”啦!

解决安全住房你要主动出力,我去帮助你想想办法争取点资金,房屋补漏、房屋田字格装修、厨房加固、卫生间、牛猪圈舍修建,室内地坪硬化、院坝硬化,初步预算40000元。

“我卖一头年可以解决15000元,加上10000元存款,缺口15000元”。

我给你作为个案上报天桥镇脱贫攻坚指挥部,就这样说定了。

“说定了,我明天就去请匠人开干”。

何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尽快赶回河闪渡战区指挥所为拟定《董必辉安全住房维修个案报告》。

两个月后,董必辉安全住房宣告竣工,邀请何平到场燃放鞭炮,喝庆功酒。

                     女汉子

谢山五是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患脑梗塞十余年,现年70岁,行动不方便,爱人庹玉先是一家之主,能吃苦赖劳,放羊喂猪,种辣椒是她的分内工作,每天早出晚归。

谢山五户2016年脱贫出列,收入算账基本达标,经过走访了解返贫的可能性极大。无卫生厕所,猪牛圈舍年久失修,帮扶措施不够精准。

何平已去过几次都没有人在家,只有利用晚上再次去走访。在屋外只见两位老人正在吃饭,一餐简易的晚餐,包着百帕圈的老人在灯光下晃动。

何平进屋落座,待他们晚餐过后,讲明来意,两位老人十分客气,表示修建卫生厕所和圈舍的问题已有打算,但资金缺口大,无人手帮忙,在外打工的儿子基本上不回家。

谢大叔:你家的情况确实比较具体,修建卫生厕所和猪牛圈舍的资金,我可以去县林业局帮助你争取10000元资金,但你们要承担大部分。

谢山五:那就干吧!

第二天何平联系了当地的工匠,还联系建筑材料水泥、石粉等。自己帮忙下车,转运,当起了搬运工,不少村民被何平的行动感染,都自觉加入到了搬运工的行列中来,从此何平成了村民们眼中的“女汉子”。   

庹玉先补短板被选上路长,当起了公路保洁员,月收入500元,负责2公里的进村道路卫生。获得凤冈县林业局产业补短板补助资金4000元,养了10只山羊。彻底解决了谢山五的返贫风险。何平的帮扶举动在村里传为佳话,也成为了村民们的贴心人。

                  万精油

陈全忠户是210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口三人,2019年脱贫出列,因残致贫,低保兜底户。陈全忠夫妻二人为视力一级残疾。儿子陈更,初中毕业便跟人出去打工,学习开挖掘机,平时夫妻二人相互依靠,吃喝拉撒均在摸索中进行,对党的好政策赞赏有加。

陈全忠60平方米的房屋是2105年河闪渡村委会利用危房改造项目从山脚搬迁到公路边,解决了安全住房,一家人心里乐开了花。

自从何平来了,家里便有了欢声笑语,不时来家里帮忙打扫卫生,整理衣被,送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在高茂花心里想象何平的模样,一定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一定是一个心地善良,聪明可爱好姑娘,只可惜自己没有这个命。

高茂花听着熟悉的脚步声估摸是何平来了,只听见叫一声:“陈大叔”,这才证明了高茂花的判断。何平送来一袋大米,摸着米袋子掉下了激动的泪水,感激之余还拿出家里的腊肉和鸡蛋招待,还吩咐何平自己做饭不要节约。

几只母鸡在院子里打鸣,兴许是下了鸡蛋,屋后的枫树叶子红得透顶,不时有几片叶子飘下来。

何平今天是来落实河闪渡战区指挥所的决定,为陈全忠户修建厨房和卫生厕所,安装安全护栏。扫去院子里的枫树叶子,在地上划起几段红线格子,预算15000元,修建15平方米的厨房,5平方米的卫生厕所,即刻动工。何平现场落实工匠和建筑材料,吩咐工匠30天内完成。

在何平的脱贫攻坚作战图上十四户贫困户是划红色的,其他五十户一般农户则是绿色,收入算账达标的涂上蓝色,眼看红色一天一天减少,蓝色即将全部覆盖,何平心里的已有几丝安慰。

每天晚上回到驻地,何平都会盘点今天的工作,该上报特别个案的一点也不能马虎。

2018年国家扶贫办宣布凤冈县正式脱贫出列。2019年12月凤冈县贫困户实现清零。何平等23位凤冈县林业局派驻河闪渡战区的脱贫攻坚干部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