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靖个人文集
父亲是一名“称职”的护林员
冉靖专业号 | 2020-7-1

砍树人变种树人,历经四十载华丽转身,奉献青春只为绿水青山。

          ——临家父古稀又四之生日,余作此文以敬之。

每每回家看见老屋墙上一排排泛黄的奖状,在岁月里被侵蚀得斑驳却依旧闪耀,我心里就有着止不住的自豪。父亲是一名护林员,护林造林,身体力行实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老家屋后有一座山名为湾猫山,因形似一只躺着的猫而得名,面积有500余亩,长满了白皮烁树(白皮青杠),在当地算是杂柴,是烧炭的上等木材。如今杉木参天、杜仲繁茂——这是父亲历经30余年苦心经营的成果,也是他不菲的家业。每次说起这山林,父亲脸上都是满满的成就感。

自1990年冬天起,父亲便主动成为一名“护林员”一干就是30年,父亲做这护林员还得从四十年前说起。

1972年村里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粮食绝收,我所在的大湾村民组45户200余人面临饥饿和生存危机,社员们还未从“1959大饥荒事件”阴影中摆脱出来,便遇上这种极端气候,社员极度恐慌、无助,于是召开村民大会决定选派10名青壮年上湾猫山砍伐木材烧炭,换取粮食度饥荒。因为父亲懂得烧炭技术,8月底便带领一队人马,打点行装上山,开始了烧炭换粮食。搭建工棚一座、修建上山道路3公里、筑炭窑五座,挖水池一个,准备工作忙了整整两个月,他们十个人分工协作,不分白天黑夜,只盼木炭早日烧出来。

他们将碗口粗白皮烁树(白皮青杠)锯成1米的段木,运至炭窑边堆放整齐备用,剩余的树枝切成30厘米的小段备用。转眼间被密不透风的林子被清洗一空,那些小动物们纷纷逃离。这一年干大集体,挣工分,一个劳动日计两分,他们共烧炭10000余斤,一百斤木炭计三分,年终凭工分核算劳动报酬。村里的其他男人们将木炭运到附近的集镇上销售并换回大米、玉米等生活必需品回来,按人口分给大家度日子。第二年春天,山上一把火烧了,撒上乔麦又是一番度饥荒的好营生。记得一日大早,看见父亲脸上糊满炭黑,眉毛被冰冻住了,衣服上、帽子上是一层层厚厚的冰雪,我差点没认出来。奶奶急忙上前帮父亲摘下帽子,递上一碗姜汤并叮嘱“千万别拼命,要注意身体”,父亲满脸笑容连连点头答应。

1983年“林业三定”湾猫山由于离村子较远被划定为责任地,又是一片荒山,国家政策鼓励大户承包经营,发展林业生产,村里人没有响应。更多是因为资金问题,或者是植树造林的回报问题,或者是出于生计问题等等。

直到1989年父亲向村里报名承包经营,取名“玛瑙山林场”,请来了县林业局的专家实地考察,规划。签订了50年的经营承包合同,分成比例1:9,即村民占10%,承包方占90%。卖了家里的两头肥猪和自己微薄的储蓄,聘请劳动力,利用一个冬春并种植完成1万株杉木、2000株杜仲,开垦荒地建苗圃10余亩。记得有一次“老四”偷了林场的杜仲皮,被父亲追了四十公里,人账具获并报告林业部门,“老四”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当地引起不小的反响。

1998年国家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父亲经营的林场被划定为天然林保护区,县林业局每年对全县88户林业承包大户实行以奖代补,发放管护工资,父亲便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护林员,在每年的林业工作表彰会议上获奖。

父亲笑称“护林四十年收缴刀具可以开铁匠铺”,“收缴木材可以堆放成一座小山,可烧上万斤木炭”。每天在林间穿行10余公里,可以走完十次长征。

近日传来父亲的重大决定将林场产权用于银行抵押贷款200万元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合作社加贫困户的利益链接机制,建设养牛场,养殖肉牛200头,壮大集体经济,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让已经脱贫农户不返贫,这是父亲的一片心意,也是父亲用实际行动报答村民的厚爱。

一路走来,得到过县林业局的奖励,也受到过村民们的尊敬和好评,当然还遭受过不少人的非议,但他没有退缩,依然坚持下来,不曾动摇。

可喜的是如今一片森林郁郁葱葱,一汪清泉润泽家乡父老,家乡林茂粮丰,鸟语花香,父亲蹒跚的脚步依然在林间穿行,父亲是一名“称职”的护林员。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